酒酿长安

【吴琊助攻记】九

我叫吴琊

我三叔打小就告诉我不能因为别人就委屈了自己,亏谁都不能亏自己。

可吴邪那个傻子却从不是这样的。

大学时候,胖子给吴邪起过一个外号,叫天真。

我觉得胖子说对了

很多人都只是觉得吴邪傻

唯独胖子,觉得他不是傻,而是天真

天天,小天真,小天真的叫着

那天,看见张起灵之后总觉得有些眼熟

在他失踪的第二周里

终于恍惚间想起了在哪见过他

我高中群架的时候好像见到过他

至于为什么打架

【白眼】(´-ι_-`)

这都得谢谢我三叔从小对我的教育

地盘意识很明确

这地盘是我的,没有我允许你就不能做些老子不乐意看见的事

虽然事实上那个地方并不是我的

【耸肩】(〟-_・)ン?

但!

我觉得是我的就是我的

好像是隔壁高中老大的哪个小弟在那打算干点啥的时候,不巧被我看见了

然后好像就莫名其妙的约了架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打起来了

至于吴邪就真是被我拖下水的

隔壁高中的抓了吴邪来威胁我

【白眼】真是烂俗的戏码

本来我是应该很英勇的出场

然后救下吴邪的

但是怎么说呢

恰巧有个过路的,然后又恰巧救了吴邪

我也不是很明白过路的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

细节什么记得不是很清楚

依稀记得那个过路的好像好像穿的是连帽衫

脸挺白

在想在哪见过张起灵的时候

张起灵的脸跟脑海里那个过路的的脸重合了

所以那个管闲事的,特别有闲情逸致过个路还惦记着救人的那哥们儿是张起灵。。?

真是看不出他还是个会管闲事的主。

真算是有缘么。。?

被同一个人救了两次,怎么说也该以身相许了吧

吴琊助攻记【八】

【吴邪视角】

吴琊从早上起来就变得非常奇怪,坐在窗前往外看,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还一动不动的

瞅着背影像望夫石,也像空巢老人

问她咋的了,连理都没理我一下

难不成是失恋了?

这不应该啊

也没听她说处对象了啊

跟她说吃早饭了

也没反应

把饭给她放到窗台上

指望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能吃几口

瞅着她背影

吴琊今天真的非常奇怪




【王萌萌视角】

吴琊老板从起来开始就一直坐在窗前

吴邪老板叫她

也没有任何反应

吴邪老板实在没办法就把早饭放到窗台上

跟我说“你也别呆在这,让她自己呆会儿”

然后就出去了

我虽然好奇,但是吴邪老板说的话必须得听,不然会扣我工资的

我出去扫了扫古董还有架上的灰

实在抑制不住好奇心

看吴邪老板躺在摇椅上眯着眼

就悄悄出去

去了楼上的客厅

站在楼梯上悄悄探头

听见吴琊老板说

“他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然后吴琊老板动了一下

吓得我立马下楼继续扫灰

但是吴琊老板说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说的是谁和谁啊

吴琊老板今天真的非常奇怪




【吴琊视角】

今天早上起来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

刚醒的时候记得非常清楚

但现在已经基本没什么印象了

坐在窗前非常认真的思考

做的到底是什么梦

早知道刚起来的时候就应该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好像有句话是我跟吴邪说的

那你跟小哥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吓得打了个冷战

我说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那天瞎瞎跟我说的话

所以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他俩可能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那又能怎么的

我就不信我不能成功撮合他俩在一起

哎?窗台上咋有早餐?

各种技能的吴琊【二】

各位看官

接下来要出场的是

沉迷采访和搞事情的吴琊小记者


【非原著向】

吴琊最近有点沉迷楚白

原因非常简单

就是逛B站的时候在首页看到然后点了进去

就进坑出不来了

看完以后除了脑内循环

白式傲娇“第一是楚留香,比赛那天我光着脚而且顶着风。”

楚香帅的“有趣,真的很有趣,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趣我居然不知道呢”

这两句话之外

还非常认真的思考

自家哥哥和小哥代入这对有没有违和感

如果真代入的话

吴邪一定是老白

感觉也没啥违和感

小哥和楚留香

勉强算是没有违和感吧

于是闲着无聊的吴琊小姑娘

开始采访自家哥哥

“哎,吴邪。采访你一下”

吴邪正眯着眼往楼下瞅“有事说事”

“啧,吴邪,我再跟你讲一遍。我现在要采访你一下,请认真对待好的吧”吴琊往楼下瞅一眼“而且就算你再怎么望眼欲穿,小哥今天也不回来好的吧”

吴邪一副被戳中了心思的小媳妇模样“我知道!我就是看,看风景”

吴琊翻了个白眼“是是是,看风景,那请问你现在看完了没有啊?我可以开始采访了不”

吴邪手点下巴,想着上次吴琊采访都问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不可描述大尺度的问题

“哥?吴邪?喂,大兄弟!这咋还愣神了”吴琊挠挠头,我这还没采访呢,这孩子咋傻了

“啊,没事,你继续”吴邪经过精密的计算,确定这次采访不会有什么不可描述的问题,至于算法,hhh非常简单,因为上次采访问过了,吴琊从来没可能连着两次采访都问这种问题的

“第一个问题,你对白展堂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白展堂?”吴邪寻思了一下“武林外传那个?”

“废话,不然还有哪个白展堂”

“挺有意思的,也挺厉害的”

“就这样?”

“啊,那不然还能怎样啊”

“就没有啥别的了?”

“没了啊”

吴琊表示自己貌似问错问题了?“行吧,第二个问题,你对楚留香有什么看法?”

吴邪内心有些许的复杂,不问那些羞耻度极高的问题是好事没错,可但是这都是什么鬼问题啊!【掀桌】“楚留香?嗯...挺会偷东西的?”

吴琊有点头疼“哥,你是认真回答的么”

“停停停,采访先这样。你跟我讲讲你是脑子抽筋了么,问的这都是什么鬼问题啊!”

吴琊摊手,表示那都不重要“行吧,那我就不问这种问题了”咬着笔“那这样吧,你觉得白展堂和楚留香能凑成一对么”

“开玩笑,他俩都不是一个世界的好么”

“那你和小哥是一个世界的?”吴琊手托着下巴歪头瞅着吴邪

吴邪愣了愣神“啥?”

“噗”吴琊摆摆手“别在意,我就是顺嘴往下接了句话,你跟小哥当然是一个世界的人”

吴琊在小本本上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写完就合上了“好了,这次的采访就先到此为止吧”

吴琊看着化作一块望夫石的吴邪,觉得世上大概真有种东西叫做傻人有傻福吧

另外,傲娇时候的吴邪还真有点像老白

各种技能的吴琊

嗯..最近试图往下写

但是没什么思路

开新坑的话又感觉一定填不了

就决定先弄个小剧场

大概就是各种段子

首先要出场的是

占卜技能满点的吴琊小姑娘。





【原著向】

吴琊有个占卜师属性【隐藏的】

但是她只会给她喜欢的人占卜,并且只是悄悄的

那天她跟着吴邪去下斗

见到了潘子,小哥还有胖子

然后吴琊好像是在自己屋里算了个命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跟吴邪下过斗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吴琊没跟任何人说过




直到最后的最后

潘子死了

吴邪跟吴琊说这个事的时候

不敢看吴琊的眼睛

吴琊听到这个消息出乎意料的冷静

“为了保护你?”

吴邪抬头,“我,没”

“哥,找不到尸体吧”

“..对不起”

“...”吴琊笑了“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这跟你什么关系”

吴琊摸着手上的戒指

“真是蠢死了”






吴琊走到之前潘子住过的房间

“潘儿哥,你真是蠢死了”

我明明跟你说的非常清楚了




【事情回到最开始,第一个斗下完回来】

吴琊想着刚才算出来的东西

表示不能相信

潘儿哥怎么会为了救吴邪死呢?

但自己算的东西基本都是准的

就去找了潘儿哥


“三姑娘?”

“潘儿哥,我跟你讲个事,很严肃很严肃”

“三姑娘你说”

“我会占卜,并且基本都是对的,我刚才给你算了算,你...会死”

“死?”

“不是现在,是不久的将来,听我一句话,退出好么,你现在退出一定还能活下来。”

“三姑娘,你说的话我都信。你让我做的事我也都会做,但唯独这件事不行”

“shit!我就知道!潘儿哥,你听我说,他们现在被搅进个非常麻烦的事,他们虽不能脱身,但也不会死。潘儿哥,那个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现在退出来没有任何问题,三叔那儿我去说,听我一句话,退出吧好么”

“三姑娘,我大潘只要活着就不会不管三爷”

“shit!”吴琊又气又无奈,这条疯狗不仅疯还倔。“千万...别死了”




【吴邪带回潘子死讯的前两个月】

吴琊收到了个快递,打开只有一张字条和一个戒指。字条上写着『三姑娘,你说的日子大概快到了吧,这个戒指很适合你』

吴琊放下字条,看着窗外暗沉沉的天

“傻子”




【日子回到现在】

吴琊摸着那个戒指“潘儿哥,我这辈子算的最准的怕就是你的死期了吧,可我多希望我算错了,你总跟我说,命由天定,就算退出也不能改变什么,可是你的命...不该如此啊”

“人定胜天?真能这样就好了”

心痛!

刚看完91days,现在的感觉仿佛*了*一样

保持微笑:)

这个结局什么鬼!

看最后几集的时候非常蓝过

男主基友死的时候蓝过

最后一集他们俩像之前一样旅游的时候更蓝过

明明如果他们俩能像之前那样非常好

但就是忍不住想哭

尼禄最后开枪的时候

心里满满的‘我*!我*!我*!’

但是我还是觉得尼禄没杀阿维里奥

总觉得阿维里奥也许只是在车后座睡觉💤





上个月就开始看91days了,但是总是不敢看到结局

因为无论是阿维里奥死还是尼禄死我都会蓝过





我相信他们俩没死

只是!

继续过着逃亡+蜜月的日子!

吴琊采访【吴邪篇】

吴琊采访

【非原著向】

吴琊:吴邪先生,请问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吴邪:阿琊,你这整得怪正经的

吴琊:啧,别跑题!

吴邪:理想型啊,白,安静,比我矮,好看。

吴琊:『眼睛放光』咳,你确定?

吴邪:嗯,也不是很难满足吧

吴琊:当然不难!现在就有这么个人!

吴邪: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

吴琊:(๑⃙⃘´༥`๑⃙⃘)嘿嘿嘿,你不需要有印象。但是吴邪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理想型,到时候不想要都不行!

吴邪: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采访的后续因为吴琊持续脑内幻想无法自拔
只能结束了





附赠一个小段子

可能会有点小伤感





【原著向】

吴琊一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莫名其妙的就不知道去哪了

后来有一天

吴邪『恰巧』跟着她出去了

看见吴琊去买了几罐酒

骑着摩托去了

一个小山坡

那儿

立着块木牌

什么字都没有的木牌

吴琊坐在木牌前面

打开一罐酒

喝一口

辣的呲牙咧嘴

“潘儿哥,我又来看你了”

“这么多次,吴邪总说你回老家娶媳妇了”

“可我不信”

“你可是潘子啊”

“除了三叔还有谁能驯服你这条疯狗”

“后来,有一次”

“胖子喝高了”

“说要敬你一杯”

“就把酒往地上洒”

“我说这样不好,潘儿哥又没死”

“胖子跟我说”

“吴琊你是不是喝高了”

“潘子死了!”

“为了保护吴邪死了!”

吴琊喝了口酒,笑

“这不是什么好结局”

“但不知为什么”

“我竟觉得”

“对潘儿哥你来说”

“这并不是什么坏结局”

“潘儿哥!”

“我敬你一杯!”

剩下那些一口气喝完

呛出了眼泪

“潘儿哥”

“祝我们剩下的这些人”

“都能活下来吧”

“吴邪他”

“大概也是想过以前那种生活吧”

“每天无所事事”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有个不爱干活的懒伙计”

“日子虽然不好过”

“但好赖过得去”

把酒都打开,洒在地上

“潘儿哥”

“你是我们中活的最干净的那个”

“祝你下辈子今朝有酒今朝醉,别再像条疯狗了。”

吴琊助攻记【七】

( •̥́ ˍ •̀ू )

那天不是有人去古董店闹事么

我找了瞎瞎帮忙

他当时可能在干什么

我没问

反正是和一个连帽衫小哥一起出现的





说起这个连帽衫小哥

我就脑瓜子嗡嗡的

那个连帽衫小哥

英雄救美人

我是很满意

还隐隐嗅到了CP的味道

用和阿花见面这个事来威胁瞎瞎

得到了那个小哥的情报





张起灵,男

工作不详,年龄不详

身高180





对于这个资料我非常不满意

**大爷,这点资料我也能知道好么!




威逼利诱之下

瞎瞎只吐出了一句话

“你是要给那个老板找对象?那我劝你趁早放弃哑巴这个选项。他看不住哑巴,哑巴可是个专业失踪人士。”

我这小脾气就上来了“看不住?我就不信了”





嗯...然而事实却给了我个嘴巴子

我回到店里之后他就没影了

“吴邪,那小哥呢?”

“哎?刚才还在啊,什么时候走的”

扶额,*的瞎瞎有的时候说的话还真是不能不信

我带瞎瞎临出去之前明明让瞎瞎告诉他别乱走

就等在那

“...吴邪,你对那小哥印象怎么样”

“那小哥啊,挺厉害的,长的也挺好看,应该挺招女孩子喜欢”

“啧,我是问你喜不喜欢他”

“ (๑ʘ̅ д ʘ̅๑)!!! ”

“...算了,当我没问”

吴琊助攻记【六】

【王萌萌视角】

老板昨天收了个好东西,想着今天打电话给吴琊老板让她过来长长见识

然而这电话还没打

就有一群人进来了

问老板昨天收的那个好东西在哪

说东西是他们的,昨天来卖东西的那个人是偷了他们的东西来卖的

老板虽然肉痛的要死,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有什么办法

就想着返给他们可以,但价钱上一定要敲他们一笔

结果那群人表示

东西是他们的,凭什么要给钱

老板小情绪也上来了

不给钱凭什么把东西给你们

然后那帮人就开始砸东西还打老板

我看形式不好就给吴琊老板打了个电话

“王萌萌,咋的了,吴邪又扣你工资了?”

“老,老板。有,有人闹事。吴邪老板让人打了。”

“你说啥玩意儿!吴邪让人打了?不是,闹事是怎么个意思,谁来闹事?”

“我,我现在也说不清,总,总之你快来吧老板。”

挂掉电话之后,想着要不要帮老板扛两脚

就看见有个大兄弟要砸吴琊老板最喜欢的那个青花瓷

“别动!千万别砸!那是老板最喜欢的青花瓷!砸了你就死定了!”

“你们老板都让人踹翻在地了还能让我死定了?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还就砸了”

对于这个结局我只能说大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喂喂,你们这儿是古董店么。那边打人那哥们儿先停一下好的么”

门口站着一个戴墨镜的人,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连帽衫看不太清脸的人

“齐黑瞎你在门口喊什么,门口有结界还是咋的,能不能进去!”

吴琊老板从摩托车上下来,瞪着那个戴墨镜的人

“老板!你最喜欢的那个青花瓷让人砸了!”跑过去不经意的告了个状,得意的瞅着那个大兄弟,等死吧

果然,吴琊老板炸毛了

“你说什么!青花瓷让人砸了?我**大爷!谁砸的!”头盔甩给我就风风火火的进去了

巧了,那大兄弟还站在青花瓷残骸的旁边

“这位小兄弟”吴琊老板微笑“这青花瓷是你砸的?”

“是我砸的,你能咋的”

“很好,我能咋的?我去你大爷的吧”一脚踹过去“老子的东西也是你们这帮玩意能砸的?”

一脚踹中蹲下打吴邪脸的那个人的脸

“同理,我哥也是你们能打的?”

吴琊老板现在虽然看上去真的有点小牛逼,可但是剩下的那些人拿出刀了哎!

“老板!他们有刀!”

“我又不瞎!齐黑瞎!我找你过来是帮忙来的!不是让你看热闹的,还想不想让我带你去见阿花了!”

“哎呀呀,真不想动手,但是为了见花儿爷,我就勉为其难的动个手好了”

...所以那个看上去像个蛇精病一样的人其实是吴琊老板找的帮手?

“哑巴,你就自便好的吧”

哑巴...这名字有点随性了吧

“吴邪你还好吧。王盟你别愣着!把卷帘门拉下来,被别人看见报警了说不说的明白都得进去呆几天”

“哦哦对”

“吴邪你真是蠢死了,被人打不知道还手啊”

“谁不知道还手!只不过还没还手就被踹倒了...”

“... 好的吧,你自己好好待着,我去帮帮齐黑瞎。”

我把卷帘门放下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个人拿着刀冲着吴邪老板过去了,吴邪老板旁边还没有人

“老板小心!”

我吓得下意识的闭了闭眼

再睁眼发现那个连帽衫小哥不知道干了些啥,反正那个拿刀的人趴在了地上

吴琊老板看着这一幕,手摸下巴“(◦˙▽˙◦)啧啧,英雄救美人啊”

手拍那个墨镜“齐黑瞎,你也算做了件好事!干得漂亮!等会我就带你去见阿花”

Σ(゚∀゚ノ)ノ吴琊老板在高兴些什么

吴琊助攻记【五】

自从上回我把齐黑瞎领到阿花那之后

他就死乞白赖的非要住到阿花那去

然而阿花这个人吧

想不被人找到就一定不会被找到

所以,那几天

老子的电话都要被他打爆了

(╬◣д◢)

想想就闹心

然后我去找了趟阿花

俗话说得好

一物降一物

齐黑瞎再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让阿花接

让阿花跟他说要是再打电话来,这辈子都别想见他

果然就没有下文了

( ͡° ͜ʖ ͡°)✧




前天吃面的时候

王萌萌给我打电话

“老,老板。有,有人闹事。吴邪老板让人打了。”

“你说啥玩意儿!吴邪让人打了?”掏钱结账就往外走“不是,闹事是怎么个意思,谁来闹事?”

“我,我现在也说不清,总,总之你快来吧老板”

*的王盟你要蠢死了

噫,我这也好久不打架了,干不过可咋办

齐黑瞎瞅着痞里痞气的应该挺能打的吧

带上蓝牙耳机,骑上摩托车

“喂,齐黑瞎啊,那啥,有个忙你帮我一下好的吧”

“帮忙?有什么好处么”

“...(。ì _ í。)你帮忙我就带你去见阿花!”事到如今只能牺牲阿花的色相了

“成交!什么忙你说吧”

“噗,齐黑瞎你这个人挺有意思。你现在到西湖旁边的古董店,我在门口等你,你快点啊,人命关天的大事。”

“马上到”

嗯...他要是到的比我早可咋办

吴邪真是要蠢死了,那么大个人了不知道还手么

不过说来也是,吴邪瞅着就不像什么会打架的人

完了,怎么感觉【吴琊助攻记】写着写着变成流水账了。。

但是还是觉得也不能只写瓶邪对吧

要公平对待

虽然小哥到现在也没出场...

但是好饭不怕晚对的吧

像小哥这样的人

就应该压轴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