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长安

各种技能的吴琊

嗯..最近试图往下写

但是没什么思路

开新坑的话又感觉一定填不了

就决定先弄个小剧场

大概就是各种段子

首先要出场的是

占卜技能满点的吴琊小姑娘。





【原著向】

吴琊有个占卜师属性【隐藏的】

但是她只会给她喜欢的人占卜,并且只是悄悄的

那天她跟着吴邪去下斗

见到了潘子,小哥还有胖子

然后吴琊好像是在自己屋里算了个命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跟吴邪下过斗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吴琊没跟任何人说过




直到最后的最后

潘子死了

吴邪跟吴琊说这个事的时候

不敢看吴琊的眼睛

吴琊听到这个消息出乎意料的冷静

“为了保护你?”

吴邪抬头,“我,没”

“哥,找不到尸体吧”

“..对不起”

“...”吴琊笑了“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这跟你什么关系”

吴琊摸着手上的戒指

“真是蠢死了”






吴琊走到之前潘子住过的房间

“潘儿哥,你真是蠢死了”

我明明跟你说的非常清楚了




【事情回到最开始,第一个斗下完回来】

吴琊想着刚才算出来的东西

表示不能相信

潘儿哥怎么会为了救吴邪死呢?

但自己算的东西基本都是准的

就去找了潘儿哥


“三姑娘?”

“潘儿哥,我跟你讲个事,很严肃很严肃”

“三姑娘你说”

“我会占卜,并且基本都是对的,我刚才给你算了算,你...会死”

“死?”

“不是现在,是不久的将来,听我一句话,退出好么,你现在退出一定还能活下来。”

“三姑娘,你说的话我都信。你让我做的事我也都会做,但唯独这件事不行”

“shit!我就知道!潘儿哥,你听我说,他们现在被搅进个非常麻烦的事,他们虽不能脱身,但也不会死。潘儿哥,那个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现在退出来没有任何问题,三叔那儿我去说,听我一句话,退出吧好么”

“三姑娘,我大潘只要活着就不会不管三爷”

“shit!”吴琊又气又无奈,这条疯狗不仅疯还倔。“千万...别死了”




【吴邪带回潘子死讯的前两个月】

吴琊收到了个快递,打开只有一张字条和一个戒指。字条上写着『三姑娘,你说的日子大概快到了吧,这个戒指很适合你』

吴琊放下字条,看着窗外暗沉沉的天

“傻子”




【日子回到现在】

吴琊摸着那个戒指“潘儿哥,我这辈子算的最准的怕就是你的死期了吧,可我多希望我算错了,你总跟我说,命由天定,就算退出也不能改变什么,可是你的命...不该如此啊”

“人定胜天?真能这样就好了”

心痛!

刚看完91days,现在的感觉仿佛*了*一样

保持微笑:)

这个结局什么鬼!

看最后几集的时候非常蓝过

男主基友死的时候蓝过

最后一集他们俩像之前一样旅游的时候更蓝过

明明如果他们俩能像之前那样非常好

但就是忍不住想哭

尼禄最后开枪的时候

心里满满的‘我*!我*!我*!’

但是我还是觉得尼禄没杀阿维里奥

总觉得阿维里奥也许只是在车后座睡觉💤





上个月就开始看91days了,但是总是不敢看到结局

因为无论是阿维里奥死还是尼禄死我都会蓝过





我相信他们俩没死

只是!

继续过着逃亡+蜜月的日子!

吴琊采访【吴邪篇】

吴琊采访

【非原著向】

吴琊:吴邪先生,请问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吴邪:阿琊,你这整得怪正经的

吴琊:啧,别跑题!

吴邪:理想型啊,白,安静,比我矮,好看。

吴琊:『眼睛放光』咳,你确定?

吴邪:嗯,也不是很难满足吧

吴琊:当然不难!现在就有这么个人!

吴邪: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

吴琊:(๑⃙⃘´༥`๑⃙⃘)嘿嘿嘿,你不需要有印象。但是吴邪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理想型,到时候不想要都不行!

吴邪: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采访的后续因为吴琊持续脑内幻想无法自拔
只能结束了





附赠一个小段子

可能会有点小伤感





【原著向】

吴琊一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莫名其妙的就不知道去哪了

后来有一天

吴邪『恰巧』跟着她出去了

看见吴琊去买了几罐酒

骑着摩托去了

一个小山坡

那儿

立着块木牌

什么字都没有的木牌

吴琊坐在木牌前面

打开一罐酒

喝一口

辣的呲牙咧嘴

“潘儿哥,我又来看你了”

“这么多次,吴邪总说你回老家娶媳妇了”

“可我不信”

“你可是潘子啊”

“除了三叔还有谁能驯服你这条疯狗”

“后来,有一次”

“胖子喝高了”

“说要敬你一杯”

“就把酒往地上洒”

“我说这样不好,潘儿哥又没死”

“胖子跟我说”

“吴琊你是不是喝高了”

“潘子死了!”

“为了保护吴邪死了!”

吴琊喝了口酒,笑

“这不是什么好结局”

“但不知为什么”

“我竟觉得”

“对潘儿哥你来说”

“这并不是什么坏结局”

“潘儿哥!”

“我敬你一杯!”

剩下那些一口气喝完

呛出了眼泪

“潘儿哥”

“祝我们剩下的这些人”

“都能活下来吧”

“吴邪他”

“大概也是想过以前那种生活吧”

“每天无所事事”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有个不爱干活的懒伙计”

“日子虽然不好过”

“但好赖过得去”

把酒都打开,洒在地上

“潘儿哥”

“你是我们中活的最干净的那个”

“祝你下辈子今朝有酒今朝醉,别再像条疯狗了。”

吴琊助攻记【七】

( •̥́ ˍ •̀ू )

那天不是有人去古董店闹事么

我找了瞎瞎帮忙

他当时可能在干什么

我没问

反正是和一个连帽衫小哥一起出现的





说起这个连帽衫小哥

我就脑瓜子嗡嗡的

那个连帽衫小哥

英雄救美人

我是很满意

还隐隐嗅到了CP的味道

用和阿花见面这个事来威胁瞎瞎

得到了那个小哥的情报





张起灵,男

工作不详,年龄不详

身高180





对于这个资料我非常不满意

**大爷,这点资料我也能知道好么!




威逼利诱之下

瞎瞎只吐出了一句话

“你是要给那个老板找对象?那我劝你趁早放弃哑巴这个选项。他看不住哑巴,哑巴可是个专业失踪人士。”

我这小脾气就上来了“看不住?我就不信了”





嗯...然而事实却给了我个嘴巴子

我回到店里之后他就没影了

“吴邪,那小哥呢?”

“哎?刚才还在啊,什么时候走的”

扶额,*的瞎瞎有的时候说的话还真是不能不信

我带瞎瞎临出去之前明明让瞎瞎告诉他别乱走

就等在那

“...吴邪,你对那小哥印象怎么样”

“那小哥啊,挺厉害的,长的也挺好看,应该挺招女孩子喜欢”

“啧,我是问你喜不喜欢他”

“ (๑ʘ̅ д ʘ̅๑)!!! ”

“...算了,当我没问”

吴琊助攻记【六】

【王萌萌视角】

老板昨天收了个好东西,想着今天打电话给吴琊老板让她过来长长见识

然而这电话还没打

就有一群人进来了

问老板昨天收的那个好东西在哪

说东西是他们的,昨天来卖东西的那个人是偷了他们的东西来卖的

老板虽然肉痛的要死,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有什么办法

就想着返给他们可以,但价钱上一定要敲他们一笔

结果那群人表示

东西是他们的,凭什么要给钱

老板小情绪也上来了

不给钱凭什么把东西给你们

然后那帮人就开始砸东西还打老板

我看形式不好就给吴琊老板打了个电话

“王萌萌,咋的了,吴邪又扣你工资了?”

“老,老板。有,有人闹事。吴邪老板让人打了。”

“你说啥玩意儿!吴邪让人打了?不是,闹事是怎么个意思,谁来闹事?”

“我,我现在也说不清,总,总之你快来吧老板。”

挂掉电话之后,想着要不要帮老板扛两脚

就看见有个大兄弟要砸吴琊老板最喜欢的那个青花瓷

“别动!千万别砸!那是老板最喜欢的青花瓷!砸了你就死定了!”

“你们老板都让人踹翻在地了还能让我死定了?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还就砸了”

对于这个结局我只能说大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喂喂,你们这儿是古董店么。那边打人那哥们儿先停一下好的么”

门口站着一个戴墨镜的人,旁边还有一个穿着连帽衫看不太清脸的人

“齐黑瞎你在门口喊什么,门口有结界还是咋的,能不能进去!”

吴琊老板从摩托车上下来,瞪着那个戴墨镜的人

“老板!你最喜欢的那个青花瓷让人砸了!”跑过去不经意的告了个状,得意的瞅着那个大兄弟,等死吧

果然,吴琊老板炸毛了

“你说什么!青花瓷让人砸了?我**大爷!谁砸的!”头盔甩给我就风风火火的进去了

巧了,那大兄弟还站在青花瓷残骸的旁边

“这位小兄弟”吴琊老板微笑“这青花瓷是你砸的?”

“是我砸的,你能咋的”

“很好,我能咋的?我去你大爷的吧”一脚踹过去“老子的东西也是你们这帮玩意能砸的?”

一脚踹中蹲下打吴邪脸的那个人的脸

“同理,我哥也是你们能打的?”

吴琊老板现在虽然看上去真的有点小牛逼,可但是剩下的那些人拿出刀了哎!

“老板!他们有刀!”

“我又不瞎!齐黑瞎!我找你过来是帮忙来的!不是让你看热闹的,还想不想让我带你去见阿花了!”

“哎呀呀,真不想动手,但是为了见花儿爷,我就勉为其难的动个手好了”

...所以那个看上去像个蛇精病一样的人其实是吴琊老板找的帮手?

“哑巴,你就自便好的吧”

哑巴...这名字有点随性了吧

“吴邪你还好吧。王盟你别愣着!把卷帘门拉下来,被别人看见报警了说不说的明白都得进去呆几天”

“哦哦对”

“吴邪你真是蠢死了,被人打不知道还手啊”

“谁不知道还手!只不过还没还手就被踹倒了...”

“... 好的吧,你自己好好待着,我去帮帮齐黑瞎。”

我把卷帘门放下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个人拿着刀冲着吴邪老板过去了,吴邪老板旁边还没有人

“老板小心!”

我吓得下意识的闭了闭眼

再睁眼发现那个连帽衫小哥不知道干了些啥,反正那个拿刀的人趴在了地上

吴琊老板看着这一幕,手摸下巴“(◦˙▽˙◦)啧啧,英雄救美人啊”

手拍那个墨镜“齐黑瞎,你也算做了件好事!干得漂亮!等会我就带你去见阿花”

Σ(゚∀゚ノ)ノ吴琊老板在高兴些什么

吴琊助攻记【五】

自从上回我把齐黑瞎领到阿花那之后

他就死乞白赖的非要住到阿花那去

然而阿花这个人吧

想不被人找到就一定不会被找到

所以,那几天

老子的电话都要被他打爆了

(╬◣д◢)

想想就闹心

然后我去找了趟阿花

俗话说得好

一物降一物

齐黑瞎再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让阿花接

让阿花跟他说要是再打电话来,这辈子都别想见他

果然就没有下文了

( ͡° ͜ʖ ͡°)✧




前天吃面的时候

王萌萌给我打电话

“老,老板。有,有人闹事。吴邪老板让人打了。”

“你说啥玩意儿!吴邪让人打了?”掏钱结账就往外走“不是,闹事是怎么个意思,谁来闹事?”

“我,我现在也说不清,总,总之你快来吧老板”

*的王盟你要蠢死了

噫,我这也好久不打架了,干不过可咋办

齐黑瞎瞅着痞里痞气的应该挺能打的吧

带上蓝牙耳机,骑上摩托车

“喂,齐黑瞎啊,那啥,有个忙你帮我一下好的吧”

“帮忙?有什么好处么”

“...(。ì _ í。)你帮忙我就带你去见阿花!”事到如今只能牺牲阿花的色相了

“成交!什么忙你说吧”

“噗,齐黑瞎你这个人挺有意思。你现在到西湖旁边的古董店,我在门口等你,你快点啊,人命关天的大事。”

“马上到”

嗯...他要是到的比我早可咋办

吴邪真是要蠢死了,那么大个人了不知道还手么

不过说来也是,吴邪瞅着就不像什么会打架的人

完了,怎么感觉【吴琊助攻记】写着写着变成流水账了。。

但是还是觉得也不能只写瓶邪对吧

要公平对待

虽然小哥到现在也没出场...

但是好饭不怕晚对的吧

像小哥这样的人

就应该压轴出场

吴琊助攻记【四】

嗯...

现在心情有些微妙

上次不是跟你们讲了么

有个带墨镜的哥们儿要跟我哥相亲

我不放心就先代替我哥去相个亲

见到真人之后就一个想法

还好没让我哥先来

*的智障一个

(〝▼皿▼)

但是脸确实是过得去

啧,有点舍不得拒绝

于是

我秉承着恶人自有恶人磨的信念

把他带到了阿花那里

至于之后会发生啥

就跟我没啥关系了

哦对,

他叫齐黑瞎

嗯...什么鬼


说起来,前几天在三叔那看到潘儿哥了

潘儿哥自打我记事起就一直跟在三叔身边

小时候去三叔那玩

有时候会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他们一来就开始吵吵

偶尔可能会动手

这时候潘儿哥总会挡在三叔面前

然后动手收拾他们

他们骂骂咧咧走的时候

总会听到一句“妈的疯狗一条。”

小时候不明白,还在想三叔也不养狗啊

养狗的是爷爷

现在想来,他们说的是潘儿哥是三叔手下的一条疯狗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潘儿哥对我和吴邪始终很好

二叔催我给吴邪找相亲对象的时候我有过想给潘儿哥找个相亲对象的想法

怎么说呢,潘儿哥虽然看着不像那种温柔细腻类型的人

但是我小时候的头发都是潘儿哥给我梳的

比吴邪还有三叔梳的好看多了

三叔和潘儿哥有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就要出远门,带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还说等回来给我带点特产回来

嗯...现在翻翻他给我的东西

...有什么地方的特产是古董么?



再说三叔,这么多年一直单身也是蛮不容易的

不过他比吴邪强的地方就是他有喜欢的人

什么工作我不知道,三叔也没跟我说

那个可能成为我三婶的人

长的蛮好,据我暗中观察人也蛮不错

不得不说三叔这眼光挺好

要是真能成为我三婶我是乐意至极

吴琊助攻记【三】

这回先不给你们讲我哥的光荣事迹了

讲讲我这个名字的由来好了

吴琊,之所以叫吴琊是因为琊这个字

是吴邪的邪旁边有个王字

意味着能管住这个邪

所以爷爷从小就跟我说我生来便是为了治住我哥的。

说起来吴琊这个名字好像很不像个小姑娘

但是我除了偶尔收拾吴邪有些不像个小姑娘之外其他时候都十分小姑娘!





说起吴邪,他有个大学室友

是个见谁都能扯几句的主

喜欢他们系的系花

要说那个系花倒是真挺好看

人也挺好

唯有一点不好

就是不喜欢他。

吴邪的这位室友叫王月半,

那个系花叫云彩。





想想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也已经有三四年了吧

也不知道胖子把没把云彩追到手。





我跟吴邪读的是同一所大学

这是我爸和二叔极力要求的,说这样管吴邪比较方便。

然而并没有

我大一的时候吴邪已经大三了

就算真能管住吴邪,顶多也就管两年

有那闲情逸致我还不如干点别的





我有个室友自从有一回吴邪接我回家被她看见之后

沉迷吴邪无法自拔

话可能夸张了

但确实是对吴邪挺稀罕的

对此我无能为力

毕竟吴邪对女人这种生物好像有点小讨厌

嗯...大概还是因为不信任吧...

不过现在想来吴邪在大学那会儿

倒是真挺招小姑娘稀罕

我那位室友叫阿宁。







昨天又有人打电话了说要相亲

还是个男的

【果然吴邪更招男的喜欢?】

问了下他的大致资料

感觉还好

让他传张照片过来也蛮干脆的就传过来了

长的确实挺好

不过总感觉痞里痞气的,还带着个墨镜

但是看在脸还过得去的份上我决定先代替我哥去见见这个人,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让他跟我哥相亲。

吴琊助攻记【二】

接着上回跟你们讲

不是有人打电话进来了么

是个男的

这个我是不介意

然而虽然不介意性别

但是,

那哥们儿长相有点太粗犷了

这让我很忧虑啊

于是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他想和吴邪见面的想法






接着讲吴邪那个绿茶婊前女友

也不知道吴邪看上她什么了

说话轻声细语,动不动就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看一眼就恶心

吴邪竟然还一副捡了宝的样子跟我嘚瑟

“吴琊,这是你嫂子,好不好看!”

当时我拿着每天都超多人排队的饭团店的饭团往嘴里送,听见这话转头瞅了一眼,饭团都吓掉了。

“你说啥玩意?我嫂子?”

跟你们讲一下我那个绿茶婊嫂子

我们年组我隔壁班的小姑娘,我们年组基本都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她在我们年组都知道她的大名之后就把目标放远到了上个年组以及上上个年组。

谁能想到竟然对我哥下手了。

但是这种事情我也不好直说,只能非常委婉的跟他说

“别处了,分了吧。”

然而他并不领情。

这也怪不得我,我只能祈祷这个绿茶婊并不绿茶,一切都只是传闻,传闻不可信。

然而第二天现实就啪的给我了个大嘴巴子。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我逃课出去溜溜

恰巧看到了那个绿茶婊

大概是冤家路窄吧

又恰巧看到了她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进了酒店,没错,酒店。

那男的还挺**有钱!还去五星级大酒店

当然,秉承着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的正义感趋势我跟着他们进去了。

跟他们一起进电梯的时候,十分担心那个绿茶婊会不会认出我来,然而她一眼都没瞅我,一直在非常努力的挑逗着那个男的。

我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那个绿茶婊发骚,心里暗骂‘吴邪你**是瞎么,看不出她是啥样人?’

他俩到十七楼下了电梯,我溜达的跟着他们,寻思他们进去之后我就给吴邪打电话,让他看看他十分满意的女朋友到底是啥样人。

看着他俩进房间,记下房间号之后走到楼梯口蹲着。“噫,我是应该现在打电话还是等他俩开始战局才打电话?”








回忆就先到此为止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到就因为我让吴邪认清了那个绿茶婊的真面目而导致了吴邪从那之后都对女人这个物种抱有深深地不相信。

大概这也是这么多年吴邪都没结婚甚至没有女朋友的一个原因吧。

所以每次二叔让我给吴邪找相亲对象的时候我都是敷衍说“找了,找了,找了个长的特别好看的。”其实并没有。

或许吴邪

需要的不是软萌好看的小姑娘

而是

别的什么吧...